季终剧评:尖叫与冰冷的刀

2015.11.05 请收藏本站地址:feifeifilm.net

《权力的游戏》新的一季到来总是让人兴奋的! 
第 四季是起承转合的一季,很多主角——不管命运的好坏——都走到了人生的转折点!布兰找到了绿先知正式成为了“上帝之眼”,提利昂抛弃了家世浪迹天涯,泰温 公爵的死似乎让瑟曦掌握了君临的实权,丹妮莉丝正式走上神坛成为弥林女王,琼恩领导了一场长城保卫战,声望日高的他要“杀死心里的那个男孩”担起权衡史坦 尼斯与自由民矛盾的重任,山姆离开黑城堡准备去学城参加“函授培训”等等。不管从哪个角色看,都会觉得第五季就像《权力的游戏》的新篇章一样令人期待。但 是,令我没想到的是,第一集片名却是《the wars to come》。 

看到这个片名,我的第一反应是又有战争要来了?!五王之战已经尘埃落定,长城保卫战也已经偃旗息鼓,甚至一直主角光环buff的龙母都兵不血刃的拿下了弥林!究竟还有什么战役要打?看完第一集,我大概了解了片名的意思! 
本集对话中共提了两次为即将到来的战争做准备:第一次在东部线,小恶魔提利昂与八爪蜘蛛瓦里斯来到了潘托斯,瓦里斯劝说小恶魔用他的智慧和渊博的知识来辅佐丹妮莉丝,为龙母和她的三头龙西征夺下铁王座做好充足的准备。第二次在长城线,史坦尼斯要烧死塞外之王曼斯.雷 德,曼斯临终前告诉史坦尼斯烧死了他,如何领导自由民打守护长城的战役。两次提到战争分别代表了丹妮莉丝要打回维斯特洛大陆的战争和守夜人、自由民、史坦 尼斯三方未来抵御异鬼的战役。这两场硬仗显然是《权力的游戏》里未来最重要的两场战争,在剧集节奏要赶超原著的大环境下,不知道本季会不会将进度推进到其 中一场战争的爆发! 
再把wars to come 过 度引申,除开上面说的两条线,本集也让其他角色重新面对自己的新战役。瑟曦因为泰温的死,似乎大权在握,但是开篇她童年的预言,给了皇后足够的理由与小玫 瑰在君临里对峙。兰赛尔成为大麻雀,他与瑟曦以前干的勾当让教会也成为瑟曦的隐患,种种因素让瑟曦必须步步为营;丹妮莉丝拿下弥林,废除了奴隶制,关闭了 竞技场,她要面对坐江山这个难题,属下还遭到了鹰身女妖之子的暗杀报复,再加上她的三头龙的不可控性,让她在弥林的统治足够她焦头烂额,也从侧面反映她迫 切需要一个像提利昂这样的御龙专家的辅佐;美人布雷妮似乎迷茫了,她一直追随自己的誓言,但似乎命运总是拿她的誓言开玩笑,看来本季她的主要敌人是自己的 命运,一场保卫自己誓言的战役。 

《the wars to come》这一集就是第五季的序,缓慢的揭开了全新的冰火世界,最后一幕伴随着琼恩帅气的射向塞外之王的一箭落幕,仿佛在告诉我们,临冬将至,战役再临! 

。。。。。。。。。。。。。。。。。。。。。。。。。。。。。。。。。。。。。 

第二集如期而至(误),本集片名《the house of black and white》(黑白之院)。从字面猜测会是以无面人为叙事重点,怎么说也是压了至少两季的悬念。但是全片看来,无面人戏份只占很少一部分,最大的亮点大概就是贾坤的回归了。因为嵌入了更多人物和剧情线,让本集显得进展缓慢和琐碎了些,但是有龙有贾坤,也足够让剧迷们欣喜了吧。 

复仇 
艾莉亚终于来到了无面人的大本营——黑白之院,但是却没找到自己的男神贾坤,也没有获准进入黑白之院。突然失去目标的她只能坐在门边,一遍遍念着一个个名字:瑟曦、瓦德.傅雷、魔山、马琳.特兰。这份复仇名单似乎成为她未来生活的唯一目标了。 
瑟曦发出了悬赏小恶魔脑袋的通缉令,一个侏儒脑袋的“上供”让我们看到了瑟曦对“科学怪人”科本学士倚重有加,甚至坐到了御前会议的位置,而御前会议的进行,让我们又看到了瑟曦的自大和政治头脑的欠缺。最重要的是,因为红毒蛇的死,瑟曦收到了来自多恩复仇的信号——弥赛菈的项链。多恩复仇线的出现,让马泰尔亲王与何塔首次出现在了公众面前。同时,亲王对复仇的态度,让那条复仇项链的来龙去脉成为了一个重要悬念。 
丹妮莉丝终于抓住了一个鹰身女妖之子,她本希望通过审问犯人来获得鹰身女妖更多的信息,却被一个上位的奴隶报了私仇。想一碗水端平的丹妮莉丝杀了这个奴隶,渴望获得奴隶主的认可。但她显然既没有让奴隶主满意,又遭到了奴隶们的唾弃。龙母因为治国人才的捉襟见肘,似乎在渐渐走下神坛。 
编剧围绕着复仇的主题,慢慢的推进了艾莉亚、瑟曦、丹妮莉丝及多恩线剧情。在我看来,本集的主题似乎正是探讨了关于复仇与正义的辩证关系。复仇是一种狂野的正义,而正义永远是相对的,并不是非黑即白,关键的问题是,你站在何种的角度去看待复仇。 

守誓 
上一集我说,命运总是拿布雷妮的誓言开玩笑,让她一次次错过履行誓言的机会。这一次命运似乎对她网开一面,让她与珊莎有了交集。但不幸的是,世人仍然嘲笑着她的誓言,甚至连耿直的波多利克都发出了:“既然两个姑娘都不需要你的守护,你还有去完成这个誓言的必要吗”的疑问。还好,布雷妮并未动摇,坚持走上了保护珊莎的道路。布雷妮线与珊莎线的融合,可能会加速揭开珊莎与小指头西游的悬念。 
雪诺在在山姆和伊蒙学士的帮助下,被选为了守夜人总司令。可谁能想到,前一天他还受到了史坦尼斯的蛊惑,让他放弃守夜人的誓言成为北境之王! 
两人的戏份在这一集虽然不多,但一个找到了前进的方向不再迷惘,一个坚守着守夜人的誓言,迈上了“事业”的巅峰。乍看来,因为坚守着誓言,两人的未来一片光明,但谁知道未来的路途有没有暗流涌动呢? 

最后,我想说,几年下来,马脸艾莉亚的背影真是越来越婀娜了。。。。 

。。。。。。。。。。。。。。。。。。。。。。。。。。。。。。。。。。。。。 

说真的,前两集我还能使劲把整体剧情往片名上凑,搞个归纳总结,写个中心思想。第三集片名《大麻雀》,我是真编不出来了。权当编剧们觉得第三集的重中之重就是大麻雀当上大主教吧。本集剧情依旧缓慢,再这个节奏下去,我这剧评就要变“读书笔记”了。 

本集最重要的一点是,把散落的众多人物渐渐的引向了本季重要的战争舞台——临冬城。小指头与珊莎丢了两集的西行“包袱”原来是要让珊莎与在临冬城的拉姆斯.波顿成婚。(这里我要吐槽一下,引悬念何必要说西去做误导,这个梗太刻意了。)编剧们显然因为考虑剧集长度和节奏问题,剔除了原著中在临冬城的很多重要人物和事件,而把珊莎立在了一个冲突的漩涡。不难看出,珊莎已经成了第五季的重要主角,不知道这对珊莎这个角色的未来命运来说是好是坏。。。 
珊莎已经不是省油的灯,她涉险来到杀害自己哥哥仇人的身边忍辱负重,肯定会有一番大作为。比如我们看到拉姆斯.波顿开始心高气傲,与父亲卢斯.波顿已有间隙,且拉姆斯的女人们似乎对珊莎充满了嫉妒,珊莎会不会利用这些上演离间计;在临冬城成为臭佬的席恩,会不会被珊莎唤醒他昔日的荣誉;而北境老人的一句:“The north remembers. ”即让人唏嘘又让人对珊莎充满了期待。 
二鹿史坦尼斯准备好了攻打临冬城,渴望这场胜仗后能得到北境人民的支持。而尾随珊莎即将来到临冬城的美人布雷妮,因为蓝里的死对史坦尼斯充满了仇恨,两人或许会在临冬城上演复仇大战。 
卢斯.波顿同样渴望靠珊莎的狼家血脉能够在北境绝对立足,而他与小指头的对话显示,因为泰温公爵的死,让他可能不会再偏安于北境一隅,通过小指头与鹰巢城结盟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至于小指头,我无法相信将珊莎嫁与波顿家,单是为了给史塔克家复仇。如果小指头还有什么宏伟计划我一点都不意外,或许各家族俱损才是他最愿意看到的。临冬城已经成为一班人等权力斡旋的必争之地,我们只需等待众多角色走上临冬城这个大舞台,即可迎来剧情的大爆发。 

除了临冬城大事件的串联,本集也不乏一些小亮点。比如科本实验室里抽搐了几下的佛兰肯斯坦.魔山;在瓦兰提斯妓院里的提利昂,握住一个妓女的手突然伤感;捧着缝衣针久久不愿抛入河中的艾莉娅。(魔山抽搐的那几下,让我对无头魔山能够站起来“没事走两步”充满了期待。) 

最后要吐槽一下婆媳大战。剧集快速推动小玫瑰与托曼成婚,导致《权力的游戏》第一次上演了国产剧盛行的婆媳斗法戏码,但是两人的性格却发生了大翻转。一直眼里容不得沙子的瑟茜在泰温老爷子面前都敢叫板,升级为太后了,反倒开始忍气吞声;而荣升为皇后的小玫瑰,开始当众口蜜腹剑,句句戳中瑟茜的敏感点,一点都不像一直以来城府很深,深谙宫廷权力斗争之道的那个小玫瑰。这个桥段的添加也就是给观众图个乐呵而已。编剧们真的不觉得人物性格转变的太突兀了吗? 

。。。。。。。。。。。。。。。。。。。。。。。。。。。。。。 

书接上回,瑟曦太后与小玫瑰皇后来了一场针尖对麦芒的婆媳口战。初登皇后之位的小玫瑰明显膨胀了很多,与瑟曦的对峙先下一城。而瑟曦看似服软,转而找到大麻雀让其登上教皇之位。在第四集《The Sons of the Harpy》,这看来是一步妙招。瑟曦进而让教会拥有了武装力量,假麻雀们之手将玛格丽的哥哥百花骑士送进大牢。这一招棋,即卸掉了小玫瑰的左膀右臂,又没有得罪自己的儿子,足够让瑟曦得意了。但是我们不应该忽视,小托曼带领御林铁卫也没有能进入圣殿救出提利尔的事实。罗素曾经说过:迫害多见于神学领域,是因为神学问题仅是见解问题。君权神授这个观念的根深蒂固暂且不提,神职人员拥有武装力量再一呼百应,足可以扫荡一切异教徒和意见相左者,这本身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瑟曦好像打开了一把双刃剑,虽然给异己以痛击,同样也让她统治下的君临更加混乱不堪。 

麻雀们闹得很欢,但也触及了小指头的“奶酪”,不知道小指头回来能否收拾好烂摊子。远在临冬城的他回君临前,在地下墓窖莱安娜的墓前,为珊莎讲述了那个“错误的春天”。我们看到小指头很显然只让珊莎知道他想让她知道的,而对于珊莎对龙太子雷加的恨并未做任何干涉。两人的最后一幕,小指头对珊莎说:你会相信我吧!而珊莎的回答却是:等你回来我都是别人的老婆了!这一段对话还真是颇让人玩味。 
弑君者詹姆与波隆终于到了多恩,因为兰尼斯特有债必偿的毛病,让他们一上岸就与多恩骑兵来了个短兵相接。这场战斗让我们看到波隆的战斗力有多强悍,同时也能看出失去了右手的弑君者,尽管每天勤加练习,左手的功力还是与单挑奈德时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黑城堡的史坦尼斯与女儿希琳有了一场感人的对话,解释了原著中也未说明的希琳灰鳞病的来历,同时也让人看到了硬如磐石的史坦尼斯少见的温情一面。 

本集最重要的弥林线,西茨达拉再一次进言丹妮莉丝恳请其开放竞技场,但是依然遭到拒绝。镜头一转,无垢者就与鹰身女妖之子发生激烈巷战。从这里能看出,不管在战场中多威名远扬,无垢者这种枪兵打巷战还是有很多弊端。长枪不能发挥优势,团队作战的集体思维和演练阵型基本被废,到最后只能和鹰身女妖之子们做市井厮杀。显然街头巡逻这种活,还是达理奥的佣兵们合适。而最令人痛心的是,巴利斯坦老爵士遭遇了这场厮杀,并帮助灰虫子奋勇抗击鹰身女妖之子。虽全歼敌人,但终因双拳难敌四手,与灰虫子重伤倒地。 
且不论镜头这样拍摄寓意是否将鹰身女妖之子的祸端指向西茨达拉,单说巴利斯坦爵士的这一战也足够让人扼腕痛惜。《冰与火之歌》这本书里,完全正派的人物不多,巴利斯坦爵士绝对算一个。细数他的生平,成名于九铜板王之战,平黑火叛乱;暮谷城单枪救疯王;幸存于三叉戟河战役;摆脱乔佛里杀手的追杀等等,老爷子经历了如此多的战事,最后却可能死于一场巷战,多少让人觉得唏嘘。我们都知道原著里每个人都不是安全的,但这毕竟是马丁老爷子的设定。如果马丁老爷子写死了巴利斯坦,或许很多人会无奈接受“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设定,但是编剧们提前把老巴利斯坦爵士已这种方式完结,不知道原著粉丝们能不能够接受呢? 
老人曾在被乔佛里解职时,愤怒的说:“给我一个安享晚年的地方,以及为我送终的人,是么?诸位大人,好意我心领了,但我唾弃你们的同情,我既生为骑士,也要死得像个骑士。”希望这种方式的结局,足够让老人自己满意。 

。。。。。。。。。。。。。。。。。。。。。。。。。。。。。。 

时间过了一个月,《权力的游戏》第五季已经过半,这五集播下来如温吞白水,进展持续缓慢。想想这一个月来,各位主角都干了啥,我来流水帐一下: 
人人都爱的提利昂和瓦里斯去东方寻龙,一路上乐呵乐呵,吃着火锅唱着歌,突然就被熊瞎子给劫啦!随后提利昂被迫和莫尔蒙开始了海上探险,在烟海遭遇石民,主角光环笼罩下的提利昂毫发无损,大熊不幸感染了灰鳞病。 
美丽的龙母坐在统治者的位置,每天的爱好是拒绝西茨达拉开竞技场的请求,或者压着他去她的龙仔那吓唬一番,欣赏他吓得屁股尿流的样子。然后决定,孺子可教也,你就是我一辈子要欺压的对象了,娶我吧!我给你开竞技场! 
雪诺大人终于当上了“大人”,新官上任三把火,要杀死心里的男孩啊,少年!好吧,先砍史林特的脑袋爽一把,然后把媳妇娘家人接到黑城堡过冬!毕竟有了权力不用白不用嘛!兄弟们反对?黑衣人兄弟没老婆,哪懂有老婆的苦衷! 
瑟曦皇后“荣升”为皇太后,被真.皇后小玫瑰喷了一脸!深觉不爽的她,愤而拿起了信仰的武器,废爱逛窑子的老教皇,扶持大麻雀为新教皇来铲除异己。麻雀一多,君临自然乱了。 
詹姆搭上教头波隆去到多恩,准备接弥赛菈回家。在刚到多恩后,波隆就给失去右手的詹姆上了一堂实战课,收获颇丰,起码詹姆知道好好利用假手了。 
至于艾莉亚,她还得在黑白之院与男神贾坤多呆段时间才能出山了吧。 
临冬城线比上面这些主角们就稍显错综了些,一个鲜衣怒马的小变态拉姆斯要上位,就得取北境美丽的珊莎大小姐,而这事比较难办的地方在于,小剥皮的姘头不答应,卢斯.波顿胖老婆肚子里可能的男娃不答应。更乱的是,美人布雷妮在尾行着珊莎,二鹿史坦尼斯终于也踏上了征讨临冬城的路途。就这点来说,希望剧集后半能因此好看点吧! 
是的,这就是五集下来各主角们的剧情梗概,三两语就总结完了,我阴暗的怀疑网上泄漏前四集简直就是预谋已久的! 

最后饶一句:伟大的编剧们写死了曼斯.雷德、巴利斯坦.赛尔弥,让莫尔蒙染上了灰鳞病。下手不可谓不重,但是细想来大概都可以套用这么一句名言:____战斗的高贵,____战斗的英勇,____战斗的荣誉,____死的不明不白。 

。。。。。。。。。。。。。。。。。。。。。。。。。。。。。。 

刚开始看《权力的游戏》,我们惊艳于珊莎的美丽,无奈于珊莎的无脑,愤怒于珊莎因自己的白日梦害死了自己的父亲。是的,那时我们不喜欢珊莎!但是很多书党告诉我们,别着急,她是个很有潜力的角色,她将来会是个玩弄权术的高手,小指头会手把手的教他的。好的,我们等待! 
等待一个角色的成长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一个孩子从懵懵懂懂、跌跌撞撞再到后来的力挽狂澜,这种先抑后扬的剧情会让观众渐渐喜欢上这个孩子。对于珊莎来说,史塔克家长女的身份是光环也是牵绊。家世让她在和平年代能够衣食无忧,接受良好的教育,做着公主与王子的美梦。战乱的年代,她的身份让她又成为了无数人觊觎北境的棋子。在前期权力的斗争中,她许婚于乔佛里,又被迫嫁给了提利昂,她只能任人摆布。各种的遭遇,让她渐渐学会了用察言观色和谨言慎行来保护自己。但显然观众们觉得这还不够,换句话说,大家觉得珊莎的成长配不上她所受的苦难。我们希望她能参与到权力的游戏当中,能够把身边的人和事物为己所用,能够设立长远计划来为自己甚至为自己的家族做好打算。因此,在四年多的时间里,相比其他角色我们在珊莎身上承载的更多的情感大概是希望。 
第四季末尾,当珊莎假扮楚楚可怜用一席谎言就解了自己在谷地唯一的靠山小指头的危机时,当她身着一袭黑衣款款而来走入镜头时,我们都在惊呼,大小姐您终于要爆发了,甚至很多人都觉得珊莎要黑化了。大家都期待着下一季她能心狠手辣的为狼家翻盘。可现在我们才知道,我们一厢情愿的太早了。 
我曾说,因为编剧们把珊莎安排在了临冬城这个大事件的中心,珊莎会是第五季不二的主角。一开始小指头就将珊莎嫁于了人人都恨的小剥皮拉姆斯,刚算是学有所成的她立刻进入危险的剥皮人老巢确实让人捏了把汗,但我们对她在临冬城可能的经历也充满了遐想,希望她在险恶的环境下成长更快,希望她手刃小剥皮,希望她能够唤醒曾经的席恩。可悲的是,在第六集我们已经知道,小指头声称把珊莎送入临冬城是为了让珊莎报仇,其实却是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等待波顿家与史坦尼斯两败俱伤,再坐收临冬城的渔利。原以为第五季会大有作为的珊莎,依旧当了他人的棋子。更可悲的是,结束了神木林的婚礼,珊莎在席恩的瞩目下被拉姆斯.波顿上了。一次又一次,让我们看着珊莎受伤害,看着她被剥夺她所珍视的一切,小狼、父亲、兄弟、直至最后的贞操。陪伴了她这么多年的观众,没有等来珊莎的崛起,反倒等来的却是又一次凌辱,难以接受甚至是愤怒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我们不愿意等了。 
可是,发生的已经发生,我们再无法接受也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们只能无奈的这么看:很多年少成名的童星(诸如布兰妮、贾斯汀、麦莉.赛勒斯等),当年龄到了一定阶段,他们会或唱一些露骨的歌曲或拍一部尺度很大的MV来转变为一个成人明星。这个阶段对于他们正是一段阵痛的转型期。在这个阶段,一直陪伴他们长大的粉丝们很难接受,愤怒谩骂的也不在少数,但对于明星来说,成功的转型可以让他们打开更多的成人市场而不只是局限于原来的小圈子。对于珊莎失贞这件事或许也是如此。说句玩笑话,也许这就是她人生的最后一道坎。到这时候,珊莎除了生命已无可失去,不如放开了奋力一搏。试想,一个同时拥有美貌与智慧的女人,如果再懂得了利用自己的身体,那在这个男权的世界简直就是无敌于天下的存在。作为粉丝,我们除了些许无奈也只能权当这是珊莎.史塔克的成人礼来聊以自慰。 
至于编剧,我始终对这一季的许多编排并不抱好感。珊莎失贞事件与赛尔弥.巴利斯坦死亡事件其实达到的效果是一样的,无非是为剧集增加了很多话题和谈资。但抢在马丁老爷子之前当屠夫这事却并不讨好,还是那句话,马丁老爷子写出来,读者可以抱有一种“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感觉,可你们编剧写出来,不被观众们接受那是一定的了。到这时候,我唯一感谢你们的是,起码珊莎还活着! 

。。。。。。。。。。。。。。。。。。。。。。。。。。。。。。 

第五季开篇,塞外之王曼斯.雷德即对史坦尼斯说,没有了他,怎样集合野人来抵御异鬼的战争。这番话让人意识到,不管守夜人与自由民如何相处,人类与异鬼必有一战。被史坦尼斯打败的野人残部集合在了艰难屯,他们不但伤兵满营还要应对凛冬寒风,而雪诺大人同样人手匮乏,在抵御即将到来的异鬼大战捉襟见肘。显然对守夜人总司令来说,抵御长城外的东西才是重中之重!所以雪诺大人没有随史坦尼斯征讨临冬城,而是选择与巨人克星托蒙徳前往艰难屯去说服野人们退入长城,与黑衣人一起抵御异鬼的侵略。琼恩在这趟旅程会遭遇什么样的变故,我们猜测或者因为艰难屯的野人对乌鸦的不信任而与黑衣人兵戈相向,或者黑衣人兄弟还对琼恩的变色龙身份心存芥蒂而对雪诺大人倒戈,但是谁也没想到的是,在艰难屯,黑衣人、野人与异鬼们来了场突如其来的正面交锋。 
猝不及防的一场恶战,就这样降临了。隐忍了七集的狂风暴雨终于在这一集彻底爆发,各种特效、精彩场面爆棚,让人不得不觉得前七集节省的经费全砸这场戏上面。一集一个小时的剧集,与异鬼、尸鬼的这场遭遇战就打了将近20分钟,魔幻剧集俨然升级成了一部对抗僵尸的电影大片。很多僵尸电影的经典桥段融入了这场火爆的大战中,譬如野人为了阻止尸鬼的入侵,将很多同伴关在了营地外,眼睁睁看着这些伙伴被尸鬼屠戮而毫无办法;大批大批的尸鬼从悬崖上跳下堆成小山,再毫发无损的站起加入屠杀;一个女野人对突然出现的一群孩子尸鬼丧失了抵抗等。同时巨人旺旺大战尸鬼和琼恩振臂一呼的:“night’s watch,with me!”让本集的魔幻史诗感油然而生。而最重要的是,本场遭遇战让琼恩.雪诺在野人和异鬼中一战成名,并第一次展示了瓦雷里亚钢对异鬼的克制作用。从而可以看出,对付异鬼除了龙晶就是瓦雷里亚钢,而能对付兵力可以随时增加导致数量惊人的尸鬼们,除了龙炎似乎也别无他法了。对于守夜人来说,单单依靠自由民的力量守住长城是远远不够的,或许龙才是长城保卫战真正需要的。 

马丁老爷子塑造的冰火世界是一个魔法没落的年代,但同时又将龙与魔法灿烂辉煌的时代架构的很完善,这也正是冰与火世界的魅力所在。历史变成传说,传说变成神话。当龙已绝迹,当英雄成为传说,当魔法渐渐没落为人类的各种信仰时,人们似乎遗忘了他们曾经用魔法对抗过的邪恶。曾几何时,龙、魔法与异鬼的传说成为了老奶妈口中吓唬孩子们的睡前故事。但是渐渐的,冰原狼与龙出现了,拉赫洛光之王的魔法出现了,塞外巨人们也出现了,而最让人心有余悸的异鬼在前几季小露真容后终于在这一集与人类来了场短兵肉搏战。这应该标志着魔法作为主元素真正回归了冰火世界的舞台!但显然,人类还没有准备好他们的武器。丹妮丽丝还未找到御龙的方法,瓦雷里亚钢铸造的武器在维斯特洛大陆屈指可数,梅丽珊卓的魔法还只停留在暗杀和模棱两可的预言上,小布兰还只能通过心树观看着整个世界。更可悲的是,即使人类拥有远古魔法的残羹冷炙,却想得仍然是人类间的内斗。也许只有当异鬼军团真正兵临城下,当“城堡里的国王与最卑贱的奴仆无人幸免,冻死在漫长的冬天里,母亲为了让孩子不要生来受苦而杀死他们,她们放声大哭,泪珠却冻结停在她们的脸颊上,”人类才知道放弃各自的私欲与偏见来抵御将要发生的冰与火的战争。到那时,winter is coming 的口号只能换成winter has come了! 

。。。。。。。。。。。。。。。。。。。。。。。。。。。。。。。。。。。。。 

这一季伴随着尖叫,珊莎失贞了,希琳被烧死了;伴随着龙啸,龙母的弥林政权岌岌可危了;感受着冰冷的刀锋,无畏的巴利斯坦、琼恩.雪诺与观众们永别了。我点点头,嗯,这才是我要的《权力的游戏》的感觉。 
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会选择这一季《权力的游戏》养肥了再看,而不是现在这样追着看。或许这样,我对本季的评价会高很多。我也就不会抱怨剧集推进速度实在太慢,不会一边看着一边怨念着预判的临冬城战役赶紧到来,也不会老是唠叨着“珊莎一定在下个星期爆发”这样的昏话。而每到剧集临近收尾时,总会有令人震撼或震惊的大场面奔袭到我们面前这个传统,让我对本季的热情就像对今年股市的大盘震荡一样大起大落。一句话概括就是“心好累!” 
这一季显然改编后的剧情获得了更多的非议。纵观下来,整季主要重心围绕在了身在北境的琼恩、史坦尼斯、席恩和珊莎这几个角色身上。所以我在开始几集里预测,或许在临冬城会上演残酷角力与角色割草。但是真正的剧情冲突,却直到第八集才姗姗来迟。是的,琼恩在艰难屯与异鬼的那场恶战的确很精彩,一扫前几集的颓势,但是诸如席恩的良知恢复、临冬城大战和布雷妮手刃史坦尼斯都集中在了第十集出现,多少觉得前期铺垫太长,而后劲不足的感觉。毕竟花费了很多笔墨的角色,在第十集匆匆就完成了割草或被割草的命运,难免让人觉得有点隔靴搔痒,意犹未尽。而前几季的主角提利昂、詹姆、美人布雷妮都沦为了二线,剧情不是很丰满。但在最后一集,我们可以看到詹姆失去自己的女儿,兰尼斯特家与多恩旧仇未去,又添新恨;美人布雷妮手刃了史坦尼斯,接着就要与席恩和珊莎会合;小恶魔来到了弥林,却阴差阳错的与八爪蜘蛛扛起了稳固龙女摇摇欲坠的弥林政权,这些都给下一季的人物发展做足了铺垫,而琼恩、史坦尼斯和巴利斯坦的死亡也足可以为下一季这些角色让出很多叙事空间。我一直不是原著与剧集平行世界设定的拥趸者。我承认,身为看过原著的剧集爱好者,我也会怨恨编剧导演砍掉这个重要剧情那个重要人物,更是无法摆脱原著故事情节连贯着往剧集情节发展上套的毛病。但假如我们抛开原著,从一整季的走向可以看出,《权力的游戏》已经有了一套自己的剧情安排,尽管他们布置的有点慢。 
在剧情改编方面,我很喜欢编剧对于史坦尼斯、詹姆和艾莉亚的改编。关于史坦尼斯和詹姆,两位在本季似乎有着一个很重要的相同身份就是父亲。原著里,就能感受到严苛的近乎冷血的史坦尼斯对希琳有着很深的爱,而詹姆更是有内心独白希望能见到身在多恩的弥赛菈,并亲口告诉她的身世。在本季这两点都很好的表现了出来。史坦尼斯给希琳讲述了她灰鳞病的来历,和为了保住希琳的义无反顾;詹姆扭捏欲言又止的想告诉弥赛菈她的身世,却让懂事的弥赛菈很宽容的自己说了出来。这两段戏码演绎的都是父亲与女儿的对话,让人感到两位父亲在艰难的生活中对女儿的那份爱,也为全篇充满血腥和残酷的剧集多了一抹难得的温情。但不幸的是,两位父亲都在享受完难得的天伦之乐后,剧情反转痛失女儿。(当然,史坦尼斯是自己作的。。。)至于艾莉娅的无面人修炼之旅,一切看来都按部就班,但是在最后一集为她加了一场复仇的好戏——虐杀了马林。特兰爵士——作为艾莉娅成为无面人的第一滴血。这样的改编,不为别的,鉴于狼家现在的境遇,只图狼家粉丝的一时爽,也是值得的。 
改编不被我欣赏的段落,也就是无畏的巴利斯坦的死、珊莎的失贞和希琳被烧死了。对于巴利斯坦的死,很多人说巴利斯坦的死是在给小恶魔的上位让路,但其实无畏的巴利斯坦并不是一个出谋划策的政治家,他更多的是扮演着一个忠诚的卫士和英雄传说的讲述者。让无畏的巴利斯坦死于一场突如其来的巷战,多少有点玷污了“无畏的”美名,也玷污了老爷子的白袍。珊莎的失贞,我曾专门写过一篇,这里就不在赘述。根据最后一集的表现来看,我的预测显然又失算了。至于希琳被烧死的桥段,其实无关原著以后有否涉及,我只是单纯的觉得相对于史坦尼斯与希琳谈心的桥段,翻转的有些过了,而表现手法上,一长串毫不停歇的惨叫,对我的刺激已经不仅仅是心理层面上的了。在忍无可忍中,我只好调小了音量,来度过这难熬的十几秒钟。 
在忠于原著方面,全季我最喜欢的大概就是瑟曦的命运走向。因对于自己小时候预言的害怕,如同打开潘多拉魔盒般释放了宗教武装来对抗小玫瑰,怎料自己也被宗教力量所吞嚼,在季末上演了君临裸体游街。有时候一部电影场面的震撼,不在于特效用的多有魄力,不在于剧情的突然翻转,不在于主角的不确定死亡,而在于一个演员对自己扮演的角色的认真和尊重。琳娜。海蒂这个演员很好的诠释了瑟茜在这场极负盛名的戏码所流露出的感情。瑟茜赤裸着行走在君临的街道,你能感受到开始时瑟茜那仅剩的狮子尊严,为了儿子一个母亲豁出去的决绝,然后在漫长路上遭受到凌辱的隐忍,到最后的濒临崩溃,演绎的非常到位。甚至在观看时,脑中都会飘过原著中对这段剧情的文字描写,可见演员在这里演的多好。感谢琳娜。海蒂为瑟茜这个角色作出的牺牲与付出。 
至于这季琼恩的命运,其实他的最终结局对很多人来说已不是什么新闻,但这个戏码真的上演时,还多少让人有点无法接受。全季看来,琼恩不可谓不高瞻远瞩,他希望结合自由民的力量来强大日渐衰落的守夜人军团,来抵御未来与异鬼的战争。想法总是好的,但他忽略了黑衣人兄弟很多死于野人之手这样的事实,忽略了兄弟们的感受,被刺杀的命运也就在所难免。我们喜爱《权力的游戏》,因为他是一个人人没有机会弥补错误的世界,我们总是口口声声说不希望我们爱的角色死去,但是又多少会期盼着这样的震撼剧情出现,这种命运的无常也恰恰是我们粉丝所喜爱的。但我不理解编剧的点在于既然很多黑衣人兄弟同琼恩在艰难屯见证了与异鬼战斗多么艰难,还义无反顾的刺杀琼恩来反对他的决定,这样的设置是不是有点自相矛盾呢? 
这就是我对第五季的整体感受。虽然后期诸多事件的蜂拥而至也多少加了点分,但这一季整体还是失望偏多。下一季,既然后续剧情原著无论如何也跟不上了,希望编剧们不如放开了在已知大框架下好好打磨经得起推敲的好剧本。但无论如何改编,下一季尖叫一定还会反复出现,而冰冷的刀锋不知又会抵向哪位主角的后背。让我们在各种猜测和揣摩中期待下一季的到来吧。我们下一季再见!

阅 1,770
0

你有没有养过宠物的经历呢?如果有,想必你和宠物一定有很多有趣的故事,那么应该去看看这部温情的电影—《一条狗的使 […]